<optgroup id="1shr5"><small id="1shr5"><pre id="1shr5"></pre></small></optgroup>

    <track id="1shr5"></track>

        <optgroup id="1shr5"><li id="1shr5"></li></optgroup><legend id="1shr5"></legend><span id="1shr5"><output id="1shr5"></output></span>
        <track id="1shr5"><em id="1shr5"></em></track>
      1.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溫州土地出讓單價創新高引爭議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0-12-03  瀏覽:152
        摘要:  11月29日,浙江省溫州土地出讓單價創出新高:學院中路溫州大學(原溫師院操場)地塊土地樓面價每平方米達3.7萬元。   11月29日,浙江省溫州市土地出讓單價創出新高:學院中路溫州大學(原溫師院操場)地塊土地樓面價每平方米達3.7萬元。業內人士分析,據此土地成本加建安、稅費等綜合成本,樓面單價至少在7萬-8萬元。溫州市有關方面對當地媒體“封殺”了這一消息。
          競拍人經33輪“拼殺”,以37.02億元競得
          據溫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在“溫州招投標網”發布的該土地出讓公告稱:該出讓地塊坐落于市區中心地段的學院中路溫州大學(原溫師院操場),土地面積約為38883平方米(折合58.3245畝),用途為住宅用地、批發零售用地。地塊規劃容積率<2.57;規劃建筑密度<25%;建筑高度 90米;綠地率 30%;計入容積率指標的地上總建筑面積<100000平方米(含商業<2500平方米、社區用房 350平方米)。
          土地出讓年限:城鎮住宅用地70年,批發零售用地40年。出讓方式為掛牌出讓。
          掛牌出讓地塊起始價:19.28億元人民幣。
          據悉,此次拍賣的土地要求也比較苛刻,本次出讓土地內,套型建筑面積在住建部規定的90平方米以下的住宅面積占總開發住宅建筑面積的比例不得低于30%;競得人須在出讓人提供土地之日起365天內動工、提供土地之日起1460天內竣工。
          11月29日下午,三家房地產開發公司參與競拍,現場競爭“前平后猛”。第6輪“浙江中通”報價31億元后,蘇州華成房地產開發公司理智退出。“置信房開”與“浙江中通”一路“頂牛”。拍至33輪,最終被置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37.02億元競得,溢價92%。
          由此,溫州土地出讓單價創出新高:此價格刷新了7月23日溫州原蔬菜批發市場地塊拍出的樓面單價近2.8萬元的紀錄。
          樓面單價直逼7萬元以上,一石激起千層浪
          據悉,中標的“置信房開”之所以志在必得,此回以37億多元的“天價”一舉奪下溫州大學地塊,并非“獨立作戰”,而是聯合了幾十家工業企業“協同作戰”。為了不招致非議,他們對參與企業高度保密。
          據悉,此地塊的出讓堪稱“一波三折”。2009年12月底及今年6月中旬,它被政府相繼兩次掛牌出讓,結果都在開拍前一日臨時叫停,主要原因是有人質疑政府定出的經濟指標、規劃功能等不太科學合理,諸如原定樓層限高70米,每套90平方米的房子需占70%,總建筑面積12萬平方米,區中需建4萬平方米的人才公寓等等。政府采納了一些合理建議,經過反復論證,最終推出現在的經濟指標,其中重要一項是取消了建人才公寓。
          業內資深人士、溫州市天浩置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陳鴻認為,這塊地在溫州可稱得上“萬眾矚目”。根據政府的規劃指標,在溫州市核心區僅有58畝土地里,只允許建10萬平方米的房子,它給市場及開發商一個明確的信號:這個地塊只能做豪宅或高品位的高級住宅,其房價自然是“水漲船高”。根據預測,將來的樓面單價應該在7萬 8萬元。
          溫州土地出讓單價創出新高后,一石激起千層浪。
          溫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主任鄭濱表示,我們定的起始價19.28億元人民幣并不高,這是參考周邊二手房的價格后作出的,競標人以總額37.02億元、樓面價3.7萬元競得,也不算高,開發商也參考了周邊二手房的價格。
          他說,投標高不一定推高房價。距離原溫師院操場地塊附近直線距離150米左右的二手房“金色尚品”、市區外圍江濱路的“鹿城廣場”等樓盤均價都分別在每平方米6萬與7萬元,原溫師院操場地塊將來的房價達7萬元應該說并不離譜。
          后續效應引發關注
          近年來,溫州市區房價每年“一層樓一層樓”地漲,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推出的土地少得可憐,從而導致物以稀為貴。
          溫州土地出讓單價創新高后,很多人認為這是溫州樓市的新標桿,它可能預示著溫州未來的房價“只漲不跌”。
          一位長期研究溫州樓市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近3年,溫州市推出的住宅土地平均每年可建商品房僅70萬平方米,這相當杭州兩三個中型住宅樓盤。
          他說,今年1 10月份,市區僅推出127.63畝住宅土地,總建筑面積僅17.2萬平方米。有人算過,溫州市區一年剛性需求的住宅面積是400萬平方米。17萬比400萬,如此懸殊的比例,溫州房價豈有不猛漲之理?
          鄭濱告訴記者,溫州市委市政府已經清晰地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正采取重大的有效措施改變這一局面。根據市委市政府的部署,溫州市區及城郊今年計劃推出1500畝商住土地。截至今年11月底,已推出成交24宗土地,計546畝。另有16宗、576畝土地已發布出讓公告,目前尚處于各房地產開發公司報名階段。接下來還有近400畝土地一定會在年前公告,最遲也會在明年初出讓,這些都是利好消息。
          他表示,如果每年能如期推出1500畝土地,穩定房價是有可能的。但不同層次、不同地段應有不同的價格,樓市中也應該允許有不同品質、不同價格的房子存在,以滿足不同階層的消費需求。
          “我最擔心的是,當前物價上漲、存款縮水,迫使溫州人從房產中尋求貨幣保值,這對房價來說是個重要影響。”他說。
          陳鴻認為,溫州大學地塊與其他地塊沒有多大的可比性,它是目前溫州市區僅有的幾塊黃金地之一,不可再生。有人愿意花錢住豪宅是他的自由,無可厚非,不應該阻攔。在溫州大學地塊建豪華住宅,能改善周邊的城市環境,這對提升區域城市品質也有好處。
          他認為,打壓高收入人群的住房需求并不合理,社會應該打開“梯度消費”檔次,這樣住房市場才會有發展動力。關鍵的問題是,政府要加大保障性住房的力度,拿走37億元地價巨資進行“二次分配”,將之切實用于保障性住房建設,這樣才能贏得民心。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高端閱讀

        關鍵字: 溫州 土地 單價 爭議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人人草色播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