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1shr5"><small id="1shr5"><pre id="1shr5"></pre></small></optgroup>

    <track id="1shr5"></track>

        <optgroup id="1shr5"><li id="1shr5"></li></optgroup><legend id="1shr5"></legend><span id="1shr5"><output id="1shr5"></output></span>
        <track id="1shr5"><em id="1shr5"></em></track>
      1.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我國家庭養老困局凸顯:城鄉空巢家庭超過50%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0-11-26  瀏覽:101
        隨著我國城市化特別是老齡化步伐的加快,傳統的“家庭養老”模式出現了諸多“不適應”問題,而社會機構養老似乎還無法承擔這一重任。于是“七十歲的送水老人”“五年只用六度電的最節約老人”等事件相繼發生,凸顯了一些家庭面臨的“養老困局”。
          如何破解這一難題,記者日前在云南、山東、北京等地進行了調查與追蹤。
          子女離開父母--“家庭養老”問題凸顯
          最新統計顯示,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達1.67億,占全國總人口的12.5%。與此同時,新近通過的社會保險法明確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逐步實行全國統籌,引起了人們對社會養老問題的進一步關注。
          昆明市60多歲的植奶奶對記者表示,幸福的養老應該具備“四老”條件:有個“老伴兒”、有點“老底兒”、有個“老窩”、有些“老友”,但在她自己的身邊,這樣的人似乎少之又少。
          能同兒女一起生活是最理想的,但現實生活中,越來越多的子女離開父母到外地謀生甚至到外國打拼,無論在城市還是鄉村,“空巢”老人越來越多。民政部的統計表明,城鄉“空巢家庭”已超過50%,部分大中城市達到70%,比例之高,令人吃驚。
          這些老人中,有老伴作陪或者生活能自理的,采取“家庭養老”的模式也過得不錯,如果孤身一人,則老來寂寞就成了最大問題。66歲的楊玉芬家住濟南舜玉小區,外地工作的孩子定期給贍養費,吃穿不愁,但“心里老是空空的”,因為跟孩子很少交流,有時她忍不住打個電話給孩子,可“說不了幾句話他就要掛電話”。中央文明辦的有關數據證實:我國獨居高齡老人中,50%常年患病,30%患有心理問題甚至抑郁癥。
          這種情況下,一些獨居老人選擇了雇請保姆陪伴。然而,近年來保姆工資不斷上漲,有經濟條件的老人還能勉強承擔,農村老人大多只能望洋興嘆;加上老人與保姆相處未必融洽,許多老人最終還是選擇了獨自生活。昆明老人張小余由此成為一個極端的個案——昆明市為整頓市容大規模拆除防盜籠,今年10月26日,正在東風巷一戶人家外拆防盜籠的工人,突然發現臥室里的床上有具遺體,身軀蓋著被子,露在外面的頭顱已成白骨。同一個院子的人這時才知道,多年不曾見面的70多歲老人張小余,原來早已死亡。
          “張小余的案例傳達了一個危險的信號。”北京大學教授喬曉春說,獨居、患病、養老保障乏力,三方面的因素疊加在一起,張小余事件有可能再次上演。“養老問題正在逼近每一個家庭。”山東社科院人口老齡化研究中心高利平分析說:“現代家庭日趨小型化、核心化,家庭為老年人提供照顧和滿足老年人需要的功能正在削弱,是傳統養老模式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服務設施不足--“機構養老”難當重任
          在記者調查中,不少專家認為,一方面“家庭養老”模式面臨諸多挑戰,另一方面“機構養老”未能緩解“家庭養老”的壓力。截至2009年底,我國各類老年福利機構3.81萬個,床位266.2萬張,養老床位總數僅占全國老年人口的1.59%。
          由于我國城鄉之間、區域之間經濟發展不平衡,養老機構布局不盡合理,既存在“一床難求”的問題,也存在“床位閑置”的現象,一些老年公寓、養老院的入住率并不高。
          “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一是收費偏高,老年人難以承受;二是社會養老機構的設施和管理服務水平難以令人滿意;另外,也有傳統觀念上的原因,‘機構養老’尚未被老年人普遍接受。有的老人認為‘進老年公寓就是被子女遺棄’,子女也擔心被人指為‘不孝’。”山東省老齡辦副主任陳志軍說。
          北京市民傅先生對此深有體會。為了給孩子姥姥找個合適的地方養老,他比較了當地多家養老院,最大的感觸是,收費便宜的養老院往往設備陳舊、衛生條件差,而醫療衛生條件好的養老院價格比較高:“北京的養老院門檻在一千三四百元,如果老人不能自理,起碼要兩千四百元左右。”
          在一些地方,條件好的養老院供不應求。在濟南最大的養老院富翔老年公寓記者發現,公寓按二星級賓館標準裝修,分單人房、雙人房和三人房,室內整潔明亮。老人們要么玩紙牌,要么聊家常,顯得其樂融融。但其負責人孫煜航說,公寓的400張床位已全部滿員,還有60多人在排隊。
          另一方面,條件差的養老院入住率較低,一定程度上導致了資源浪費。“在開銷較大的水電、稅費等方面,公辦養老機構享有優惠和補貼,而民辦養老機構按非居民性質收費,日唱支負擔很重。”山東省德州福泰老年公寓負責人孟非州說,“資金短缺、服務差設施差、入住率低”成為限制民營養老機構發展的惡性循環。
          孫煜航說,富翔公寓雖然滿員,也處于微利狀態。從養老機構的供需看,目前還算勉強維持平衡,如果政府再不加大對民營養老機構的優惠措施,進一步培育“社會養老機構”,那么隨著老齡人口的持續增加,5至8年這一市場必將失衡。
          喬曉春認為,政府一方面要對民營養老機構實行優惠政策,另一方面對喪失了自理能力或達到一定年齡的老人,在入住養老機構時要給予補貼,“瑞典90歲以上的老年癡呆者進入養老機構,政府承擔全部費用,值得我們借鑒。”
          “居家養老”新模式:社區服務+政府補貼
          記者調查發現,山東省青島市正在探索一種叫“居家養老”的新模式,其核心內容包括,社區提供優質服務,政府給予一定補貼。
          住在青島市市南區八大峽街道成武路社區的獨居老人,現在每天都能得到“居家養老”服務員的探視,這些由政府出資聘用、分配到各社區公益性崗位的服務員,還會給他們送來一袋牛奶和一份《老年生活報》,這些服務都是免費的。在市南區,享受街道資助的送奶、送報、送家政、送保險、送午餐、送愛心服務的老人已有5000多人。
          青島市老齡辦事業處處長王少梅介紹說,青島市在區(市)級成立了養老服務中心,街道成立養老服務社,社區建立養老服務站,由政府聘用人員為困難老人提供政府購買的“居家養老”服務,為其他老人實行有償和低償服務。各區服務各有特色:市南區提供“六送”服務,市北區政府出資為2400多戶獨居老人安裝應急呼叫器,提供24小時緊急呼叫服務;四方區政府在社區建起助老大食堂,為困難老人提供就餐和送餐服務,街道對食堂運營實行補貼。
          喬曉春認為,這種“居家養老”新模式,集中了“家庭養老”與“機構養老”兩方面的優點,既減輕了老年人及家庭的經濟負擔,又為國家節省了大量建設養老機構的福利資金,符合我國國情。”
          中國社會學研究會會長陸學藝也認為,目前我國的社區發育不完善,義工隊伍短缺,社區服務人員滿足不了需求,“如果社區服務這張網建立起來,社區服務功能盡快完善,就能承擔一部分養老壓力。”
          “從法理上講,養老是需要國家投入支持的,不能完全交由市場及家庭。”喬曉春等專家說,鑒于我國老人更愿意“居家養老”的現實,政府應在社區建立養老服務和協調中心,為居家老人提供日常生活方面的廉價、優質的養老服務,其內容包括老年生活照料、衛生護理、心理健康、精神慰藉等。
          還有專家建議,在社區建立相應的“居家養老”服務隊伍,如青年志愿者隊伍;以下崗職工為主的生活服務隊伍;以社區衛生中心為主的醫療護理隊伍等;通過社團形式將社區低齡健康的老人組織起來,為高齡的需要照料的老人提供居家服務,把服務時間“儲存”起來,當自己需要生活照料時,優先免費享受同等時間的服務。
        出處:新華網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國家 養老困局 凸顯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人人草色播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