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1shr5"><small id="1shr5"><pre id="1shr5"></pre></small></optgroup>

    <track id="1shr5"></track>

        <optgroup id="1shr5"><li id="1shr5"></li></optgroup><legend id="1shr5"></legend><span id="1shr5"><output id="1shr5"></output></span>
        <track id="1shr5"><em id="1shr5"></em></track>
      1.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臺派高管失意福特中國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0-11-26  瀏覽:61
        福特中國完全褪去臺灣化色彩,由美國高管掌控。但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福特中國的“美國派”們還將面臨著更為復雜多變的局面。
        “后會有期。”10月26日下午,長安福特馬自達公司(以下簡稱長安福特)總裁沈英銓給某記者發來這樣一條短信。在該記者的追問下,沈英銓坦陳,他即將卸任長安福特總裁職務,退出福特中國。
        “沈總屬于正常退休,恰恰今年12月份沈總滿60周歲。”日前長安福特公關部官員表示,沈英銓將會一直工作到今年12月31日。
        暫且拋開離任的原因不說,沈英銓的離開標志著福特在中國業務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節點——繼福特中國原董事長程美瑋、原副總裁許國禎之后,沈英銓是福特在中國大陸業務體系內的最后一位中國臺灣籍高管,他的離任意味著福特中國的大陸業務將完全褪去臺灣化色彩。
        與此同時,福特汽車還公布了一系列的人事變動。
        福特亞太及非洲區總裁韓瑞麒將兼任福特中國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同時,曾擔任福特澳大利亞及新西蘭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的馬林。布雷(Marin Burela)將接替沈英銓出任長安福特總裁。上述任命都從11月1日起生效。
        臺派當道
        過去兩年里,福特亞太、福特中國、長安福特之間流傳著權力重疊、人事內耗的傳聞,涉及“臺灣派”、“美國派”等不同職業背景和籍貫的福特高管們爭權奪利,鬧得不可開交。
        由于歷史原因,福特中國高層中,中國臺灣籍人士占了主導地位。早在1995年,出生于臺北的許國楨就加入了福特,擔任臺灣福特六和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并在1998年加盟福特中國擔任副總裁。與此同時,出生于臺灣新竹的程美瑋也加入福特中國,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并參與福特與長安合資談判等一系列重要項目。9年后的2007年,同樣來自臺灣福特六和的沈英銓成為了長安福特第三任總裁,至此,這三人被汽車業界譽為福特在中國大陸業務的“臺灣三人組”。當然還包括同樣出身六和的劉淳偉,其擔任長安福特銷售公司副總經理。應該說當時臺灣派已經全面掌控福特中國的業務。
        而啟用臺灣派也是美國派初入中國市場時的無奈之舉。以許國楨、劉淳偉、沈英銓為代表的“六和系”確實在臺灣取得了不俗的成績,顛覆了臺灣市場被日系車獨占的局面,考慮到中國人更了解中國消費者,他們才得以被派來大陸施展才華。不僅僅是高層的引入,當時在長安福特的管理層中,來自臺灣的中層以上管理人才占到了長安福特外方團隊人數的1/5.臺灣人在合資公司都被安排在諸如市場、營銷和品牌推廣等關鍵部門。許國楨也曾公開表示,臺灣福特六和實際上成了福特公司在全球的人才儲備庫, “福特經常把這里的人派到世界各地去,對于福特新開辟的中國大陸市場,這種借力表現得更加明顯。”
        公司政治
        在中國車市的競爭中,福特曾一度走在前列。可惜的是,福特在華的發展并不盡如人意。
        特別是進入21世紀后,中國汽車市場出現了爆發式的增長。福特卻明顯落伍了,它在中國的發展與通用汽車的差距越來越大。根據最新統計數據,今年前三季度,福特在華銷量約為41.9萬輛 (包括13.3萬輛商用車),而老對手通用、大眾的這一數字分別為177.5萬輛和147.6萬輛。福特甚至落后于比其晚兩年在華成立合資公司的日產。今年前三季度,日產汽車在華銷量已達75.5萬輛。
        顯然,福特中國這一業績與其在全球迅速回升的行業地位不符。“目前福特品牌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只有2%.這當然有很多原因。”最近的一次論壇上,福特汽車亞太及非洲區制造業務辦公室經理胡木榮向外界表示。但胡對“很多原因”并未作更多解釋。實際上,福特在中國市場增長遲滯的原因很多,而最大的缺陷在于“公司政治”讓福特錯失了在華發展的幾次機遇。
        種子早在2009年福特亞太及非洲區總部辦公室遷至上海之時就已經埋下。近年來,由于市場戰略重心轉移,不少跨國公司將亞太區總部搬至中國,造成中國區管理權限逐漸被壓縮,亞太區與中國區人事內耗的事情經常上演。通用汽車2004年將亞太區總部遷至上海后就發生過此類情形,導致時任通用中國區負責人墨菲出走、管理層震蕩。
        果然,很快就有關于福特亞太區與中國區之間人事斗爭的消息在業內流傳,并直接影響了合資公司長安福特的發展。與通用、大眾等跨國車企相比,福特對合資公司長安福特具體業務的介入更深。按照當初合資的約定,長安福特的一些部門總監要由福特中國任命。這樣,長安福特的一些業務部門的負責人既要向福特中國的相應部門匯報,也要聽命于長安福特的管理層。由于長安福特的中方高層并沒有一些部門總監的人事任免權,導致了業務上的多頭管理和各自為政。
        同樣,福特亞太區也用此類辦法管理著福特中國。福特中國的業務部門負責人既需要向福特亞太區垂直匯報,也要對福特中國區CEO負責。在很多具體事務上,福特亞太、福特中國、長安福特同時插手,人事紛爭也就在所難免,一些部門的負責人也在私下感嘆工作中牽絆太多。
        而更大的背景是,由于全球業績下滑再加上金融危機,福特全球CEO穆拉利上任后提出了“一個福特”的全球戰略,砍掉了旗下發展不善的子品牌,以回籠資金集中精力打造福特品牌。2008年,福特賣掉捷豹與路虎,隨后賣掉沃爾沃,今年則關閉了水星。這導致了一些原本派駐到捷豹、沃爾沃等品牌工作的員工又回到了福特。這些人無處安置,又被派往福特位于全球各地的子公司,從而人為地增加了福特這個百年企業的人事復雜程度。
        權力換血
        福特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多年來并未有太大提高,并且與競爭對手的差距還在逐漸加大,這造成了福特高層對福特中國業務的不滿。但臺灣高管們卻認為福特中國業務發展相對緩慢的主要原因在于福特的中國戰略過于保守。實際上,程美瑋曾從2006年就開始力促福特總部加大在華的投入,并建議早日投建新工廠,但此事直到2009年下半年才得到福特總部的同意。
        時至今日,福特的保守戰略一直沒有太大改變,這也使得臺灣高管的思路與福特的戰略的規劃格格不入;后來,臺灣派與美國派的斗爭愈演愈烈,甚至發展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
        不過這樣的局面并沒有維持多久,隨著福特美國派高管對中國市場的逐步了解,臺灣派的強勢地位讓美國人倍感壓力,福特選擇更為信任的美籍高管重掌中國大陸業務大局也就勢在必行了。
        人事調整隨之展開。2009年,當福特亞太區總部遷往上海之后,美國派在中國區的奪權大幕由此拉開。
        首先是為福特開拓中國市場立下汗馬功勞的程美瑋明升暗降,從手握大權的福特中國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升”至福特全球集團副總裁這一虛職,接替他的是葛致諾。這舉措最終促使程美瑋離開福特,于今年6月出任西門子中國總裁。
        美國派對付許國楨采用了同樣的方式,在2008年底許從福特中國副總裁“升”至福特集團全球傳播經理。而最終許國楨還是選擇在今年加盟吉利汽車任副總裁,負責吉利企業全球傳播和品牌宣傳工作。
        福特美國派的奪權動作,并不局限于高層位置,中層甚至其核心團隊都沒能幸免。
        2010年6月3日,臺灣人劉淳偉卸任長安福特銷售副總經理一職,接替他的是來自福特美國總部的美國人Baker.另外,美國人何川被任命為福特亞太區公關部的企業傳播總監。今年7月,李英女士被任命為福特中國傳播副總裁,生長于大陸的李英也是位美籍華人。
        今年10月,碩果僅存的臺灣派高層沈英銓也在福特新一輪的人事調整中被外籍高管取代,他將于今年12月31日退休。實際上在程美瑋離開福特中國時,福特全球同樣是以正常退休答復質疑者。不過很快程美瑋就在西門子中國開始了其“退休”后的工作生涯,而沈英銓比程美瑋還要小兩歲,因此沈“被退休”的說法更準確一些。隨著臺灣派高層全部被清洗,自上而下的人事變動不可避免,福特中國最終回歸到美國人懷抱。
        全新挑戰
        “我在福特已經工作30年了。”10月29日,面容祥和的沈英銓用這樣一句略帶滄桑的話語開始了他在福特的最后一次演講。此時,他的身份依然是長安福特總裁。再過兩天,他的繼任者——來自美國的馬林。布雷拉將走馬上任。而沈英銓將在今年的12月31日正式退休。
        顯然,這是一個遲來的變革。但隨著這次人事任命的即將生效,福特中國及長安福特將完全褪去臺灣化色彩,都將由來自福特全球的美派高管掌控,那么這樣的人事調整無疑將給福特中國區的發展帶來全新挑戰。
        首先,福特亞太區將全面接管福特中國的業務,福特中國的地位將被大大削弱。福特中國內部人士透露,目前福特中國多個部門已經變成亞太區的部門。福特亞太及非洲區覆蓋三大洲中的多個市場,包括澳大利亞、中國、印度、泰國和南非。去年底,福特剛剛將亞太及非洲區總部從泰國移到了上海,一位福特前高層恰恰對此產生了疑問,“福特亞太及非洲區總部來了以后,基本上把福特中國的責任給收了回去,很多職責都是由亞太總部來行使。”這位高層透露道,“越俎代庖”的后果就是決策效果大打折扣。
        其次,長安福特新產品的引入步伐相當緩慢,最新的車款——嘉年華也是去年推出的,而反觀其他合資企業卻是以每年一款甚至多款的速度引入新車。還有,作為福特中國一項重要工作的進口車引入工作基本處于停滯狀態,沒有一款進口車在福特官方渠道內引進銷售。由于中國大陸SUV市場發展迅速,沈英銓曾無數次地表達過期待福特盡快將SUV產品實現在大陸生產的愿望,然而直到他即將離任之際,福特SUV車型的國產計劃依然遙遙無期。
        再次,解決日益復雜的合資關系,更是擺在福特美派高管面前的一個棘手問題。2008年年底,福特實施“ONE FORD”戰略之后,就一直在減持自己所持有的馬自達的股份。近日,福特宣布,將繼續出售所持有的股份,徹底放棄馬自達第一大股東的地位。與此同時,馬自達開始積極與長安謀劃成立新的合資公司。如何與馬自達和長安汽車協商好長安福特南京工廠的產能分配等問題,將關系到目前正在南京工廠生產的福特嘉年華等車型的后續表現。
        此外,新長安汽車集團于2009年11月組建之后,長安的話語權也在隨著規模的擴大而提升。目前,長安已經就福特在研發技術上的輸出提出了諸多訴求,同時在福特方面遲遲不肯推出合資公司自主品牌的問題上,長安汽車集團也開始向福特方面施壓。但很顯然,這也向福特美派高管適應新合資關系的能力提出了挑戰。這些都等待著成功奪權的美派高管著手解決。
        現在留給業內的疑問是,福特在中國的第二次創業會不會將內部積累的問題一一解決?
        出處:中網資訊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臺灣 高管 中國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人人草色播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