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1shr5"><small id="1shr5"><pre id="1shr5"></pre></small></optgroup>

    <track id="1shr5"></track>

        <optgroup id="1shr5"><li id="1shr5"></li></optgroup><legend id="1shr5"></legend><span id="1shr5"><output id="1shr5"></output></span>
        <track id="1shr5"><em id="1shr5"></em></track>
      1.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據稱內地工資條例基本框架已定 壟斷行業工資需公示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0-11-26  瀏覽:69
          據悉人保部正在制定的《工資條例》雖年內難以出臺,但基本框架已經確定。其中政府對工資進行宏觀調控的核心內容是要求“特殊行業”進行工資公示,而所謂“特殊行業”實際是指壟斷行業。壟斷企業每一次漲薪、補充社保等都將需要國家有關部門審批。
          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工資條例》的框架已基本確定,《條例》第八部分規定,政府將對工資進行宏觀調控,這其中的核心內容便是對重要行業、壟斷行業的工資進行公示。但整個《條例》中,并沒有出現壟斷行業的字樣,而是以“特殊行業”代替。《條例》對壟斷行業基本定調,“特殊行業內的企業,工資總額需要上報,主要上報給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財政部和國資委,并由這些部門批準審核。”“而壟斷行業企業每一次漲薪的結構、調整的水平,以及補充社會保險水平都需要由上述3個部門批準審核。”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必要時,還要召開聽證會,而漲薪的最終結果必須向社會公布。”
          對于上述說法,記者曾致電人保部,但并未得到回應。據《云南信息報》
          評論:公示“特殊行業工資”事關社會公平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正在制定中的《工資條例》,作為收入分配改革的標志性內容一直被外界高度關注。近日記者獲悉,《條例》的框架雖已確定,但年內仍難出臺。《條例》第八部分規定,政府將對工資進行宏觀調控,這其中的核心內容便是對重要行業、壟斷行業的工資進行公示。但整個《條例》中,并沒有出現壟斷行業的字樣,而是以“特殊行業”代替。上述知情人士介紹,這個特殊行業實際就是指壟斷行業(11月21日《云南信息報》)。
          對于普通公眾而言,工資是其主要的收入來源,工資收入的差異直接決定了他們對勞動價值的判斷。如果明明付出更多、干得更多,但最終的收入卻反而較低,則這種反差將不可避免地影響到人們對勞動光榮的看法,影響到人們對社會公平的態度。因此,將事關社會公平的一些行業的工資拿出來公示顯然有其必要性。因為,這些行業多是壟斷性的行業,其利潤高并不能成為收入高的一個直接理由。按照經濟學的常識,壟斷企業賺取的利益與其固有的地位有緊密關系。
          如果是一般的企業,其員工的工資可以不用公示,甚至在企業內部都不用公開。一個老板覺得自己員工值多少錢,就可以給多少錢,只要老板愿意給,只要高工資的背后沒有其它違反法律法規的交易,這種工資的給付是自由的,私密性的。但是,壟斷性的企業則不同,他們的特殊地位如果不加限制就可能轉化為特權,這一點也是人們對其工資感興趣的主要原因。所以,公示是一種必然。但從知情人士的透露來看,顯然工資條例的出臺需要一個過程。因此,在工資條例關于工資公示將出臺之際,有必要對其再提幾點期待。
          首先,希望公示的范圍可以更廣泛一些。同樣在壟斷行業工作,工資收入的差異也可能是很大的。每次討論壟斷行業的高收入時,總有一些基層的員工出來抱怨,說他們的工資沒有傳言的那么高,真正高的是那些中層以上的領導們。因此,在決定需要公示的壟斷行業的工資時,就不能以一個簡單的員工工資說事,還應該將真正可能是高工資的領導們的工資進行公示。這樣的公示才具有針對性,也更全面。否則,一方面可能公示的輿論反響不大,另一方面也不能有效抑制壟斷行業的高工資現象。
          其次,希望公示之后有一個糾正的過程。公示的目的是什么?公示的目的絕對不僅僅是告知、通知那么簡單,公示的根本目的在于滿足公眾的知情權和監督權。因此,就必須保證公眾的意見有一個順暢的反饋渠道,不能出現那種公示歸公示,但根本不理睬公眾意見的情形。那時,公眾意見有何意義呢?不僅不能對工資是否規范進行有效約束,還可能成為一種形式化的陪襯。只有建立完善的反饋機制,保證公眾的意見可以起到實質作用,才能讓公示名副其實而不是形式化。
          工資條例要解決的問題有很多,對于公眾而言最關鍵的莫過于兩個:權利的保障,與公平的保障。權利保障是對自身權利的實現,公平保障則是從側面對個人的權利進行保障。所以,在一些特殊行業的收入已經成為不公平的載體時,在工資條例的設計中應該把其考慮進去,并通過相應的制度設計,讓人們看到特殊的行業只特殊在工作的領域和行業不同,根本無關其他的特權與福利。只有如此,人們才能從中讀出公平在勞動價值上的體現。
          人民時評:窮人漲工資要“快上加快”
          2010-11-22 人民網
          “十二五”規劃強調,“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兩個努力提高”,讓“苦重”的一線勞動者,看到新的希望。
          “建不起房,養不起娘,找不起另一半,人生一世有多長……”一位自稱“窮人”的網友,這樣感嘆。
          窮人大體分為兩類。一是絕對的窮人,也就是赤貧者,指的是低保、五保對象、低收入困難家庭等。由于缺少工作能力,必須依靠政府福利才能維持基本生活。另一類是相對的窮人。比如農民、農民工、工人等一線勞動者,他們起得比雞早、干得比驢累,“吃大苦、受大累”,卻掙得不多,囊中羞澀。
          全國總工會提供的數據顯示,我國居民勞動報酬的比重1983年為56.5%,2005年下降到36.7%,下降了近20個百分點;目前,比國際社會的平均數值低20個百分點左右。一線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是社會的一面鏡子。一個不尊重勞動、不尊重勞動者的社會,不是一個健康的、積極的、向上的社會。如果任由“勞動報酬偏低”的趨勢延續,將打破增長的均衡、機會的均等和社會的公平,陷入“窮人更窮、富人更富”的失衡“陷阱”,危及社會的和諧穩定。
          讓窮人“脫貧”,要靠窮人自身的奮斗,更要靠政府關懷、制度保障。今年“五一”國際勞動節前夕,胡錦濤強調,“要不斷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勞動報酬,讓廣大勞動群眾實現體面勞動。”溫家寶總理在兩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說,“要更多關注窮人。”
          提高一線勞動者報酬,才能構建和諧勞動關系,避免“員工跳樓”等極端惡性事件。提高一線勞動者報酬,廣大的勞動者才能感受到自身的價值,才能真正地實現“體面勞動”,生活才會有基本“尊嚴”。提高一線勞動者報酬,才能縮小逐漸拉大的貧富差距,實現“共同富裕”的奮斗目標。
          給窮人漲工資,意味著勞動者和企業、政府的分配關系要做一些調整。高管的“天價年薪”、企業的利潤增長、政府的財政收入,不能以犧牲一線勞動者的合理利益為代價。因此,有學者建議,將促進職工工資正常增長和提高低收入職工工資水平,納入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計劃,并作為各級政府及主要負責人的考核目標;盡快出臺《工資條例》,對工資支付范圍、標準、程序作出具體規定。
          希望政府部門盡快出臺配套措施,把“十二五”規劃中的“兩個努力提高”落到實處,讓一線勞動者真正感受到勞動的價值和快樂。
        出處:云南信息報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內地 工資條例 壟斷行業 工資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人人草色播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