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1shr5"><small id="1shr5"><pre id="1shr5"></pre></small></optgroup>

    <track id="1shr5"></track>

        <optgroup id="1shr5"><li id="1shr5"></li></optgroup><legend id="1shr5"></legend><span id="1shr5"><output id="1shr5"></output></span>
        <track id="1shr5"><em id="1shr5"></em></track>
      1.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職場專家教你職場發達怎樣說好場面話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0-11-25  瀏覽:253
        那是一個雞尾酒會。有個商人模樣的老外過來打招呼,我馬上放下冰橙汁,與他握手。他笑問我:“為什么你的手冰冰冷呀?”我忙著解釋,朝那杯冰橙汁亂指。他馬上搖頭:“不不不,你只需要說‘但我的心是熱的’就行了。”

        一句話提醒了我。

        其實他并不關心為何我的手是冷的,而我也并無義務解釋為何我的手是冷的。不過是兩個陌生人找個話題混個臉熟而已,什么話開心,什么話可以搏個笑臉,就講什么話。

        雖然名片盒里的人越來越多,真正無話不談的朋友還是那么幾個。絕大多數是場面上的朋友,迎來送往,無非是個“Hello”加上“Good bye”。苦惱的是,若是真正的朋友,就算相對無語,彼此也不覺得尷尬。但場面上的朋友就不同了,畢竟Hello完了,還要周旋幾句才能拜拜。中間的一段空白,總是要去填的。善于應酬的人,也就是公認的社交高手,總能漂亮地完成此類使命,讓彼此輕松愉悅地度過一段時間;反之,則空留一堆尷尬的笑臉和一段比受刑還難熬的時間。

        一個法資公司的大老板就屬于后者。他每年環球巡游一次,聽各國CEO述職。當然,也順便見一下各國雇員。只是全球數萬張臉孔,哪兒記得過來?于是他每年都問同樣的三個問題:你是哪個大學畢業的?學的是什么專業?何時來到我們公司的?除了CEO之外,公司其余的人每年要回答一次。大多數員工對待這三個問題就像對待元首閱兵一樣,把答案像口令一樣喊出來而已,從不奢望自己能被大老板記住,除了一個IT工程師。他每次回答完“我的專業是建筑設計”之后,都會解釋一下為何原來的建筑設計師會轉行到IT領域。這是個漫長的故事。但大老板老是記不住,于是他連續講了三年。第四年,當他又開始講第四次的時候,大老板制止了他:“好像有個挺長的故事是嗎?無論如何,我代表公司感謝你的努力工作。”可憐的人只好把他那感人的奮斗史收了起來。

        老板只是在客套一下,誰知他竟當了真。

        坐上大老板的位置后,不用再花心思設計機靈的場面話;但下屬就不同了,場面上反應機敏與否,直接關系到將來的前程。一次會議的中場休息之后,許多人遲到。大老板面露慍色。大部分人默默地進來,默默地入座,空氣十分凝重。只有一個中層女經理人未到,話先到:“哎呀呀,衛生間的隊好長啊。老板,你怎么雇了這么多女人啊!”一句話把大老板逗樂了。

        有人號稱,最討厭別人在分手時說“什么時候一起喝茶吧”,并稱之為“最虛偽的話語”。其實這只是中國式的友好告別語而已,最多相當于英文中的 “See you”。至于能不能See you,沒人關心,只不過現在要好聚好散了;至于下次是否一次喝茶,下次再說嘍,反正又沒定下時間與地點。

        也有人當真的。

        就在我再一次脫口而出“什么時候一起喝茶吧”時,對方回應:“下周三下午好不好?耕讀園。”我怔了一下,順口答應了一聲:“好的。”回去查了一下日程,發現這天有會議安排,于是趕緊致電改期為周二下午。如今這個人已經成了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職場人生

        關鍵字: 職場 專家 場面話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人人草色播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