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1shr5"><small id="1shr5"><pre id="1shr5"></pre></small></optgroup>

    <track id="1shr5"></track>

        <optgroup id="1shr5"><li id="1shr5"></li></optgroup><legend id="1shr5"></legend><span id="1shr5"><output id="1shr5"></output></span>
        <track id="1shr5"><em id="1shr5"></em></track>
      1.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中國社保卡濫用啃噬醫保救命錢 亟待有效監管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0-11-19  瀏覽:113
          昨日,衛生部新聞發言人鄧海華在衛生部例行發布會上明確表示,將在“十二五”期間全面改革醫院收費方式,在推行醫療保障“一卡通”的基礎上,逐步實現醫保費用實時結算、異地結算。此前北京市也明確表示,明年起將在現有門診實時報銷的基礎上,擴展住院實時報銷,進而推廣交通、養老等多方面的服務功能。  然而,在國家步步推行社保卡的同時,記者調查發現,濫用社保卡的現象日益嚴重,本是惠民、便民的社保卡,卻被有些人當成騙保、套現的工具。專家指出,監管漏洞使作為“救命錢”的醫保基金被侵蝕,“以藥養醫”的制度也讓部分醫院任由違法行為發生,如果不加以監管,未來可能危及到這有限的“救命錢”。  多人合用一張卡湊報銷額度  上周日,張女士跟往常一樣來到東城區的一家醫保定點中醫特色醫院進行針灸治療,但與其他患者不同,她并沒有在前臺掛號,而是直接來到針灸科室,接受針灸、烤電和拔罐治療。  “我用的是表妹的卡,表妹在早上就幫我掛了號,跟醫生說好,我直接來治療就行。”記者看到,張女士就診時,只向醫生報了表妹的名字,就能接受治療。  “這里的醫生基本上都知道我用的是家人的社保卡,要不是碰到今天是個"新手",根本就不會問我與這個卡主人之間的關系。”張女士告訴記者,她的表妹體弱多病,是個“藥罐子”,雖然也是在職職工,但今年2月份的時候,就診費用就已經達到了1800元的在職職工報銷起付線,隨后的治療每次只需負擔診療費用的20%。  “我扎針灸一次只花20多元,今年到現在才扎了五次,平時身體又好,正常就醫的費用達不到在職職工報銷起付線。”為此,即便是自己擁有社保卡,張女士依然選擇用表妹的社保卡就醫。張女士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如果使用自己的社保卡,因為沒有達到1800元的報銷起付線,每次需要全額自付100多元的診療費,如果使用表妹的社保卡,則只需付20多元的費用,“非常劃算”。  根據北京市的相關規定,目前北京對使用社保卡的在職職工實行1800元的門診實時報銷起付線,退休人員起付線為1300元。而許多平時不常生病的人群通常達不到這個報銷起付線,就打起了共用一張社保卡的主意,經常出現子女使用父母的社保卡就診配藥等,或一家人合用支付比例最高的社保卡。給張女士看病的醫生坦言,對于醫院來說社保付錢和個人付錢都是一樣的,由于監管部門對這方面的監管并沒有嚴格執行,大多數醫院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騙取醫保藥品倒賣套現  昨日早上9時,朝陽區勁松醫院門口的便道上,蹲坐著一名中年男子。他旁邊一個白底黑字的“收藥”牌子并不顯眼,然而這很有可能是社保卡套現的標識。10分鐘后,一名老年婦女手持兩盒專治糖尿病的拜糖平和一張收費單來到中年男子面前,“你看看,剛從醫院開出來的,可不是假藥”。中年男子快速接過兩盒藥,以50元成交。整個交易過程不到5分鐘。  根據北京市的相關規定,使用社保卡開取慢性病藥物最多一次可以開1個月的用藥量。北京朝陽區勁松醫院的張院長告訴記者,由于社保中心明確規定,一旦發現醫院有超范圍開藥的情況,將拒絕支付醫院為患者墊付診療費的部分;許多醫院內部也有明確規定,醫生給患者超額開藥之后被社保中心拒付的費用,將由開藥醫生自行負擔,因此目前醫生只給急診病人開3天的藥量,慢性病最多只開7天的藥量,特殊情況可以多開點。“但各家醫院之間的系統沒有聯網,換句話說,患者今天在我們醫院開兩盒拜糖平,明天去協和開,醫院根本查不出來。”張院長坦言,正是因為這個漏洞,不少患者趁機大肆濫開藥品進行倒賣。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不但是患者倒賣,在部分社區醫院,如果患者已經痊愈或者病情好轉并不需要服藥的情況下前來就診,也能順利從醫院開出藥品,有些患者開出藥之后,直接賣給醫院門外等待收藥的不法人員。同時,一些三級甲等醫院由于能開出非常用藥品的機會比社區醫院多,這類醫院門口也成為很多收藥人經常光顧的地方。  一個曾經參與過倒賣藥品的知情人士給記者算了筆賬,以拜糖平為例,患者在醫院開出來的藥每盒標價大約為50元,如果使用社保卡,在職職工只需要自己負擔5-10元,從醫院開出來再以25元的價格賣給收藥人,平均每盒能賺15-20元,藥品收上來之后,收藥人再以每盒35-40元不等的價格賣給一些小診所和城鄉接合地區的小型民營醫院,用于供給那些沒有社保卡的患者。  與藥房勾結開非社保藥品  “如果你跟醫院藥房的人相熟,就可以用社保卡開出家里其他人需要的非社保支付藥。”北京某二級醫院的內部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目前很多醫院都對醫生隨意亂開藥管理較嚴格,很難像過去那樣,患者明明沒病,卻能開出治療某種疾病的藥,但患有慢性病的患者就診之后,很少有醫生能仔細檢查出患者所患的慢性病是痊愈了還是痊愈了多少,即使痊愈了,如果患者不說,也能輕松開出藥來,只要取藥的時候跟藥房的人打個招呼,就能換成同樣價格的其他藥品,一般中草藥換成其他藥品的較多。  該知情人士稱,因為中草藥的規格、品相相差很多,因此醫院對中草藥的藥房監管十分無力,這就給部分中藥藥房負責人的違規提供了可乘之機。“比如治療高血壓可能給患者開具總價為100元的中草藥,可是如果認識藥房的人,就可以拿著處方單,從藥房換出價值相同的其他藥品,從表面上看醫院并不虧,量小也很難被察覺,但藥房負責人就能從中收取好處。”  有專家提出,醫院藥房一直是醫療領域中腐敗頻出的地方,建立嚴格的監管機制,是解決目前醫院藥房腐敗問題的當務之急。  專家看法  推廣以戶為單位的參保制度  “現在老百姓心里有一個頑疾,"一人參保,全家受益",這在短期之內很難根除,倒不如因勢利導,嘗試以戶為單位的參保制度,這樣可以避免許多人濫用一張社保卡的現象,也可以最大范圍維護患者的權益。”曾參與醫改政策制定的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孫東東告訴記者,在我國部分地區,已經開展了“以戶為單位參保”的醫保形式,即一個家庭戶中除了離退休干部和已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以外的其他人員須全部納入居民醫保。同時,如果全家人中有一人沒有參保,全家都不能享受醫保政策。  此外,曾力推社保卡就醫實時結算的北京市政協委員、東方友誼食品配送公司總工程師唐俊杰告訴記者,在其調研的過程中發現,一個患者如果在朝陽醫院開取一定時間段的拜糖平,第二天再到協和醫院開取,后者的實時報銷社保卡并不予以承擔。“社保系統沒有給醫院聯網卻要懲罰醫院,這方面確有不妥,既然社保卡可以做到自動識別對后一家開藥的醫院進行不予報銷,那么醫院全面聯網也就擁有技術基礎。”她建議,應將所有醫院的藥品和診療系統聯網,醫生通過查詢患者開藥記錄避免出現過度開藥倒藥的情況。  治理社保卡亂象如果僅靠各個環節加強監管,顯然還是不夠的。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夏學鑾建議,未來使用社保卡可以模仿銀行之間建立的誠信監控機制,社保卡使用者一旦出現騙保、套現等行為,將自動被列入誠信不良記錄中,并且形成聯網信息化,一些人有了誠信污點記錄,未來報銷難度增大,有可能被“禁保”。  夏學鑾認為,濫用社保卡現象也反映了我國醫保制度不完善、部分人群就醫負擔較大、醫藥不分開等問題,雖然近幾年我國社會保障體系建設日益加強,但整體保障水平仍然不高卻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完善社會保障制度,讓每個人都看得起病,在立法和監管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出處:北京商報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中國 社保卡 醫保 監管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人人草色播基地